今日最新:裁军在即,2017年还会有文工团吗?视频:云南昭通盐津县地震造成百余人伤亡英国布里斯托尔国际热气球节开幕(组图)美国旧金山万名华侨华人游行抗议日本“购岛”疑犯匿名威胁致航班备降 被抓后连说对不起网络反腐官方正走向台前 民间反腐或式微薄案庭审中提到的“新鲜玩意儿”甘肃煤矿升井钢丝绳断裂已致13死 仍有7人被困视频: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怀西做客小崔会客王立军案一审开庭将择期宣判 涉受贿305万余元解放日报社长尹明华:内容体验为王美国反对日本公布中国海军雷达照射“证据”环球时报:赞中国军方对美防长当面直言登钓鱼岛日本人身份确认:系自营业者与白领药监局副局长:药品质量管理仍存漏洞须严抓胡锦涛发布主席令公布循环经济促进法甘肃景泰农用三轮车落水造成8人死亡
欢迎访问yabovip31.net520!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吸血鬼捣蛋题:这一生,相依相伴》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9-06-26 15:09:21 阅读: 次 字体:
《吸血鬼捣蛋题:这一生,相依相伴》

? ? 「呜呜,不行了,活不下去了!」看着空荡荡的钱包,她神色萎靡,不顾形象的直接席地而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里,蓄满了泪水,就等着眨眼的那一刻,一并滑落。

? ? 温润的男性嗓音,从她身后传来:「小姐,你没事吧?」

? ? 「我有事,超级有事。」姬唯一脸哀怨地转头,看着那名询问她的男子。

? ? 那名男子有着一头微卷的褐色及肩中长发,深邃的五官,如水晶般剔透的水晶灰眼眸,迷人的令人心醉,一看就很明显是个外国人。

? ? 虽然是个外国人,但对方中文说得可真溜。姬唯脑内活动,但明显的,问题跑偏了。

? ? 「小姐,有什么是我能为您效劳的吗?」男子缓缓地朝着姬唯靠近,但在距离姬唯快一个手臂宽时,便绅士的停下脚步。

? ? 香!太香!姬唯忍不住耸动着鼻子,神色间忍不住露出一抹迷醉。

? ? 这种令人难以抵抗的香气!实在是太诱人了!

? ? 「先生,你闻起来可真香!」姬唯无法抵抗身体的本能,直接扑到男子身上,双手紧紧的抱住男子的手臂,双颊漾起了淡淡的粉色,忍不住舔了舔唇,眼神恍惚道:「好饿啊!」

?   「这么有理智的,肯定不会是仆人。」男子思索了一下,接连抛出几个疑问,「你是哪个世代的?隶属于哪个氏族?你是哪个亲王的贵公子?」

? ? 姬唯一脸茫然:「昂?」

? ? 也不等姬唯回答,男子便自顾自地接下:「但不对啊,也没听说那几个混蛋最近有初拥人。」

? ? 姬唯一脸懵逼的看着男子,神情转换快速,还一脸认真地自问自答。

? ? 这人怕是「石乐志」。姬唯暗暗心想,接着思索了一下,她究竟该不该,趁这家伙注意力没在她身上时,赶紧离开这呢?

? ? 理智上觉得该走,但身体却不听话,因为这人身上浓郁的香味,实在是令人难以忍耐。

? ? 「你闻到的是什么味道?」男子皱起眉头,「不对,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 ? 她不是个东西!欸…不对,她确实是个东西…姬唯抽了抽眉角,她不该纠结这种事才对。

? ? 「我闻到你身上都是钱跟珠宝的香味!」姬唯深深地吸了一口香味,笑咪咪地回答,「喔,对了,我是貔貅唷!」

? ? 「貔貅?」换男子一脸茫然了。

? ? 「哇,你站在我们华夏子民的土地上,居然不认识我这种族,你好意思吗!」姬唯松开环抱男子手臂的双手,改插在自己腰上,一脸气呼呼的模样。

? ? 男子一脸虚心求教:「貔貅是什么?」

? ? 「瑞兽之一,能飞腾云雾、号令雷霆、降雨开睛、穿山破石和收瘟摄毒。」姬唯骄傲的昂头,接着红着脸嚅嗫的道:「然而,我们貔貅一族,最无法抵抗金银财宝的味道,也最喜欢吃金银财宝了…」

? ? 「感觉真厉害。」男子衷心的称赞,手很自然地摸了摸姬唯的头,「对了,你叫什么?」

? ? 头部被温柔地抚摸,再加上纳无法抵抗的香气,姬唯完全没有防范意识的回答:「姬唯。」

? ? 「姬唯,我叫希诺?乔凡尼。」男子揉了揉姬唯的头,忍不住轻笑,「你很饿了,对吧?」

? ? 姬唯迷迷糊糊地回应:「嗯,希诺…我饿了…」

? ? 「跟我回家吧,保重会让你吃到吐。」希诺露出一抹狡诈的笑容,就像是狼外婆在欺骗小红帽般。

? ? 在姬唯张口把第五串红宝石项链吃下去后,终于打了个饱嗝,整个人摊在沙发上,神情慵懒而满足:「好久没有吃得这么饱了。」

? ? 「既然你吃饱了,那么该换我进食了。」希诺整个人压到姬唯身上,并附在她耳畔,一边吹气,一边呢喃似的说。

? ? 「喔!吸血鬼,喝血是吧!」姬唯眼睛一亮,「行行行,看在你让我吃饱的份上,让你喝点血当然是很乐意的!」

? ? 「你要喝血的话,先起来去拿钉子跟槌子吧!」

? ? 「啊?喝个血为啥要钉子跟槌子?」希诺傻眼,他不过只是要喝口血罢了,怎么还要这么麻烦,「你让我直接咬一口,吸个血就好了。」

? ? 「也行,你咬吧!」姬唯耸了耸肩,无可无不可的样子。

? ? 希诺得到同意后,低头,唇瓣靠近姬唯纤细的颈子上,张口,露出莹白的利牙,正准备一口咬下去。

? ? 姬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提醒道:「对了,我挺怕我皮糙肉厚,你牙口不好,一咬就崩啦!」

? ? 「嚓!」

? ? 「哇!你牙还真的崩了!」姬唯立刻坐起身,观察着缺了两边尖牙的希诺,「唉,我竟忘了跟你说,我这一身皮可不是盖的,我这皮啊,可是我们家族中最硬实的。听我阿爹跟我说,小时候我可皮了,老不听他的话,后来我爹一气之下,就带着我一起去上工了。我爹那时是管拆迁地的工头,他就趁着别人没注意的时候,把我可使劲地往水泥墙上扔,砸毁了好几道墙,我却依然好好的。」

? ? 「那时候,政府还曾夸过我爹包的工程,说是拆的总比别家包的工程还要快。说真的,没起到教训也就算,那时候我还小,他就这么扔着我玩砸墙,害得我以为撞水泥墙是新的游戏,马了个臭老爹!气死我了!」

? ? 希诺一脸心塞的望着姬唯:「……」

? ? 求当年你爹跟水泥墙的心理阴影面积。

? ? 「去拿槌子跟钉子吧,不然你都喝不了血。」姬唯笑咪咪的说。

? ? 希诺乖乖地拿了用具给了姬唯。

? ? 那取血的过程…希诺皱了皱眉头,抬手摀住嘴,忍住腹部涌起的反胃感觉,他实在是不想再去回想,会有心理阴影的。

? ? 至于姬唯血液的味道,美好的令人着迷。

? ? 「姬唯,你就一直留在我身边吧,我养你!」希诺望向沙发上,那躺得乱七扭八的姬唯道。

? ? 「欸?就算你不开口,我也打算一直留下欸!」姬唯双眼闪着亮光,「你这里实在是太多金银珠宝了,我舍不得走!」

? ? 希诺听了,刚开始便暗自开心,心想暗想着,他的好感不是单方面的,原来彼此之间都有点感觉,但等姬唯说了下一句,他原先愉悦的好心情,立刻没了,甚至脸黑了一半。

? ? 感情你都是为了吃!?

? ? 「再加上,我们的生命,都有着几近恒久的时光,那么就一起相依相伴吧!」姬唯笑嘻嘻地说,「吸血鬼先生,此生还请多多喂养唷!」

? ? 「貔貅小姐,这一辈子还请你多多照护了。」希诺清冷的眉眼,染上了一丝淡淡的温柔。

    标签:男子,一脸,貔貅

    赞助推荐

    视频:胡锦涛与克勒举行会谈
    疯抢支付宝“红包”,刷的何止存在感?
    胡锦涛温家宝等指示 全力做好抗震救灾
    视频:卢展工会见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及台商
    白皮书:中国对钓鱼岛主权无可争辩
    男子赴婚宴走错地方将礼金误送他人 起诉讨回
    石原否认将“购买”钓鱼岛捐款献中央政府
    美国富二代6岁买股票赚钱每晚睡4小时
    菲律宾参议长称应由菲外交部解决中菲领土争端
    石原称钓鱼岛“岛主”否认已就卖岛达成协议
    网上大讲堂第280期精彩回顾
    美国务院发言人遭记者追问钓鱼岛问题现尴尬
    白宫宣布奥巴马将于18日会见达赖喇嘛
    澳大利亚防长称中澳合作符合国家利益
    湖南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被判死缓
    环球时报:刘汉案再证“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苏荣们败坏了“卖官鬻爵”的名声
    警方可能认定日本大使座车遭拔旗事件属偶发
    袁贵仁详解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升学制度
    点一根临时的蜡烛给天津的“临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