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最新:西宁书记系今年第8位被查省部级高官疾控中心:湖南25名儿童曾食用黄金大米经济日报署名文章:崛起的中国势不可当美媒:钓鱼岛非日本战利品 其领土主张无说服力石原慎太郎长子批野田“国有化”方针鲁莽行政手段操纵中国股市是饮鸩止渴石宗源当选贵州省委书记(附简历)环球时报:1100英雄就义台湾,人民不会忘却美防长下周先后访问日本中国谈钓鱼岛等问题视频:罗荣桓之子谈长征是个富矿环球时报:就乌东部局势表态是对中国的考验甘肃爆炸案伤者已得有效救治 嫌疑人审讯进行中胡艺:水污染,能否刺痛政府环保神经?环球时报:冲绳美军司令打嘴炮就想唬住中国男子袭警后逃至外地伪造身份娶妻生子当老板胡锦涛等到会祝贺中国妇女十次全代会开幕罗昌平 让易碎的新闻不碎
欢迎访问yabovip31.net520!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刀剑乱舞/俱利,偶尔还有三条]寻刀[上]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9-07-21 01:11:43 阅读: 次 字体:
[刀剑乱舞/俱利,偶尔还有三条]寻刀[上]

[上]

闷沉凝滞,尚且挟杂湿气。

大俱利伽罗坐在檐廊上,默默忍受这令人厌腻的味道。

自从被带回、见过自称为审神者的主上,他便一直闲置在这名为「本丸」的居所。

自称审神之人,名为本丸之处,诸多说明乍听之下不免荒谬可笑,但无所谓。

大俱利伽罗对人世虽非全然熟悉,却也知晓此处与过去身处之世相差甚远。包括他这一身型体,他在此处所见众刀魂,甚至眼前的一景一木,皆为虚妄。

但此为何处,主上又是如何,对他来说,皆不重要。

反正不管在哪里,做什么事,他都可以是一个人,或者说,一柄刀。

说来也好笑,若真要说近来何事烦闷,也就不过是这连日来厌人的气候罢了。

他喜欢雨天,但极度厌恶雨季前的滞闷湿黏,大俱利伽罗瞪视着庭院中蠢蠢欲动的紫阳花,自嘲地想,就像真正的人类一样。

忽然,像要打破这股无声的嫌恶般,门口传来喧杂声,那是第一部队归来的声音。

根据说明,如今现世距离他所知悉之世已跨两百年,本丸目前设有三支部队,主要奉审神者命令出阵,被传送至过往时空的各处,阻止历史被有心人任意扭曲窜改。

许是本丸中的诸位皆是经历至少百年岁月的刀魂,所以对审神者关于时空的说明并不惊异。不但轻易便理解发生在自己和周遭之间的事情,甚至顺理所当然地开始奉命四处征伐。

这看在大俱利伽罗眼中,却是另一番想法。

彼世现世,称人称神,都是人类为了达到目的、或将想法付诸实现所做的手段,如今召来自己的审神者自称「维护历史之人」,但或许有一天又会出现另外一人持相悖立场却同行所谓「正义」之事。

大多时候,人类所持的道理,看似有理却又无理。就像,他如今被闲置在本丸中所持的理由。

「哎呀呀、大俱利伽罗,你在这里。」三日月宗近笑眯着眼走来。

尽管日日出阵数次,对这柄面目华美却又心思深沉的太刀而言,似乎也是家常便饭。倒是始终同进同出的小狐丸最近轮上近侍之职,偶尔不在。

「我们回来啦!」三日月捧着一柄长盒,坐到冷言的刀魂旁,开朗地看着他身边的茶盘。

「…欢迎回来。」对于外出征战归来之人,实在难以太过冷漠,更何况这柄三条家的老爷子正是将他带回、又颇多照顾之人。

大俱利伽罗默默在空杯中注入麦茶,「…请。」

「热茶啊,甚好甚好。这种天气,与其喝凉水,倒不如喝热茶顺畅。」三日月将长盒置于盘上,捧起茶杯,开心地凑近氤氲冉冉的热茶。

大俱利伽罗默默看着对方喝茶,难以苟同。

身为一柄刀,他可不认为喝茶喝水是什么于己有益之事,更无法理解为自己置备茶水的审神者心思,「找我有什么事?」

三日月并不直接回答,眼尾扫过自己带来的长盒,「大俱利伽罗,这是给你的礼物,且打开看看。」

大俱利伽罗并不讨厌三日月带有上位者风格的说话方式,反而乐于接受他的直来直往。三日月说是礼物,便是只愿他受取之物。他不多言推托,直接打开长盒取出物品,是一柄需要填塞菸草的精致烟杆。

「你会抽菸吧。」三日月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对药菸的确不陌生。

在德川家也好,伊达家也好,这最初被认为是药的东西,就算是在禁菸令过后依旧风靡人世。对于与火相亲的物品,大俱利伽罗难免多生注意,况且,他在伊达家闲置的岁月中,也常看伊达抽菸。反倒是后来开始被当成美术品、深居简出,才渐渐与世隔绝。

没想过还能见到这东西。

抚摸器物,他隐约明白这礼物有其来历,「…谢谢。」

「呵呵。」三日月轻笑着看向庭院,「一直待在本丸中,我想你应该很无聊。」

大俱利伽罗将菸杆仔细地放回盒中,「无所谓。」

他待在本丸中已有月余,却不曾像其他刀魂般被要求做其他事情,不管是值番或是出阵,都没有让他参与。

原本身为失去实用价值的刀器,他早已习惯闲置的遭遇,更不需要任何理由,但审神者却为此向他道歉。

「抱歉啊,本来听说可以很容易捡到他的,可能是我的手气太差了吧。现在想想,就连找你都已经找得很辛苦了呢。」

隐藏在审神封印之下的脸虽然看不出表情,却能明显传达出歉意,「我想让你们一起成长,就像小狐和爷一样,在那之前就要先委屈你等待了。」

请原谅我的任性。

大俱利伽罗冷漠地回想对方说过的话。人类不管过了几百年,都还是会说出一样的话来。而他在这些年岁之间唯一受领的任务,勉强要说的话便是漫无目的地的等待。

「宽心吧,不过一时罢了。」忽然,三日月的话音打断大俱利伽罗的沉思,他抬眼看向对方,却见三日月仍旧凝望着庭院,彷佛未曾开口一般。

欲言又止。

「三日月殿下,让你久等了。」

小狐丸大步走来,正好与大俱利伽罗四目交接,后者露出一抹微妙的浅笑,「大俱利伽罗殿下,正好、主上让我传达,明日起你便加入第一部队,和小狐我轮流担任近侍。」

「喔呀!总算改变主意了吗?」三日月点头,「禁足令总算解除啦。」

才不是什么禁足令…大俱利伽罗心想。

「这阵子恐怕要反覆进出镰仓了,对现在的殿下来说实在有点吃力,虽然我和三日月殿下、以及太郎殿下会先跟着你,但恐怕还是要做好受伤的心理准备。」与话语内容中的体贴完全不相称地,小狐丸努努嘴,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我一个人也无所谓。」或许是不悦吧,大俱利伽罗暗想,这家伙也是挺别扭的。

「哈,请别开玩笑。」小狐丸弯身扶起自家娇贵的兄弟,离去时顺手拍拍大俱利伽罗的肩膀,「主上打的主意是要靠同为伊达的殿下您,来把人找回来,于是万事拜托了!」

「为何要我…」大俱利伽罗皱眉欲回绝,却已遭到小狐丸抬手制止。

「相州传的武者之刀,至少还能够做到奉命行事吧?」小狐丸金红色的澄澈兽瞳直盯大俱利伽罗,言谈之间总像在微笑的嘴角隐约露出森白利牙,「就算只是形式的主上,也希望你能多少配合一些哟!」

「…哼!」大俱利伽罗不服输地瞪视回去。

「嘛、明白就好。明天出阵前请到锻刀房来,近侍有些麻烦的事得天天做呢。」

说出形式这种话,根本就已经不认为是主上了吧。大俱利伽罗看着离开的两人,默默反驳。

最初进入本丸的刀魂,没有记忆。

正确地说,虽然拥有记忆,但也只是记得而已,并无切身之感。当然、似乎也不乏真的对大部分过往皆已不复记忆者,像是骨喰藤四郎。

听说藉由完成主上发布的各种任务、获取灵力后,这具躯体对自身曾怀有的记忆便会越来越有切肤之感,这就是审神者所谓的『升级』。

不过、大俱利伽罗不以为然。尽管往事历历在目,他从未遗弃,但生疏也好熟稔也罢,大俱利伽罗只是大俱利伽罗,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都一样。

彼日有灵,他仍记得。

磨刀老人犹如明王怒相的双目、他记得德川家总是愁容的男人初见自己时微妙的笑颜、记得伊达手指抚过他刀身的温度、也记得总是满脸倔降凝视庭院的五郎八姬、还有很久过后认识的,老是探率地对着自己直言『你可真是个好家伙』的忙碌老头。

但是那又如何?

大俱利伽罗带着菸盒走回自己的房间,看着门口的吊牌上书伊达。就算触摸名牌上的墨迹,这些字于他而言依旧是过客。

当然话说回来,相较于栗田口吉光们的大通铺,这名为伊达的房内只有他一人,相对清净许多,对此他还是很庆幸。

虽然现在,却也因此而多出了个糟心的任务。寻人…不、是寻刀,如此转念一想,令人不禁叹气。

烛台切光忠啊…

尽管夜里下着断续的雨,舒缓的伽罗香与屏风外隐约的灯火,令他不自觉侧耳去倾听老人的呼吸声。

说是老人或许言过其实,毕竟这名为伊达的男人并无丝毫老态,而他的房间也同样充满活力,处处皆是金箔与雕漆、刀具与薰香、书籍笔墨,更像少年的堡垒,唯一的差别或许是没有女子存在的痕迹。

尽管不同于白日歇憩的内敛书房,这屋内仍是容易便能叫人放下防备、舒缓放松的地方,兴许是此故,初来乍到的大俱利伽罗默默离开本体,越过屏风外值夜的小姓们,独自走上檐廊。

山城的夜色总是伴随风声,山下一片漆黑,落着看不见的细雨,他竟泛起安心的错觉;就算身后尾随了另外一抹刀魂,他也浑不在意。

『大俱利伽罗殿下,夜深露重,小心别着凉哟。』

烛台切光忠是把莫名像人的刀。

骄矜优雅的言行举止,一丝不苟的发型仪容。就算带着眼罩,他的付丧神模样仍与本体刀身一无二致地华美、完美无瑕,丝毫不负光忠之名。

除了啰哩吧唆的唠叨。

『我可是政宗公的爱刀哟,到现在他还是把我放在睡榻前时时擦拭呢!』知道啊不是方才见识过的吗?

『这座山城,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一开始来的时候啊…』对人类的开荒奋斗史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呢。

『称呼全名太过生疏了,就叫你小伽罗吧,你也可以叫我小光哟!』不要因为伊达喜欢帮别人取绰号就依样画葫芦好吗。

『你不认识字?那可不够帅气啊,我来教你吧!』啰嗦只是不擅长连歌而已啊!

『然后政宗公啊、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做出超好吃的新品豆腐!』明明没吃过却说出超好吃的你还比较莫名其妙吧!

『上次吹嘘得太超过啦,光圀小殿下似乎仍然对我念念不忘呢,真是伤脑筋…』你啊总算也有伤脑筋的时候吗。

伴随着悦耳的唠叨,是雨落在这座山城里的声音。每夜都回荡的落雨声,每夜的雨声都不同,烛台切光忠永远能找到新的话题,而他大概也能算得上是称职的听众。

啊、是啊、他们曾经如此共度数个雨季。

『小伽罗、小伽罗,你听我说…』

『小伽罗,不得不道别了呢,明明才认识没多久…』

是梦。

睁开眼睛,大俱利伽罗怔愣。他看着天花板,耳畔传来杂音般的雨声。

原来又是落雨声。

推开身上的被褥,坐在黑暗中找到枕边的长匣。指尖摸索着取出菸管,夜视能力让他得以照着记忆中的方式毫无困难地填充菸草、点燃。

燃烧的气味颇为陌生,却莫名镇定心神,彷佛回到那人并不热衷的战场上,他闻到那些燃烧的农田、枯冷的房舍、和尸身。

大俱利伽罗拉开帐子门,看着雨夜的轮廓。冷风穿过花丛,发出沙哑的声响,像荒芜之中低哑的呻吟。

他含着菸嘴,将火的气味含入口腔,乍醒时的烦闷也跟着如数吞入身体里,混着潮湿的夜风,通过喉管,迂回曲折,漫入四肢百骸,深深沉潜。

最后只有菸息单纯地冲出鼻腔,投入暧昧难辨的夜色里。

伊达也好、光忠也好,山城早已不复存在。

相遇得突然,结束得突然,回忆太短,最后就像一场梦。

他已经想不起,烛台切光忠的脸了。

却渐渐开始了解,伊达抽菸的理由。

------

    标签:日月,殿下,看着

    赞助推荐

    视频:深圳广电3月14日全国两会特别报道
    王培廷当选山东威海市长
    王石川:保定房价亢奋,政府更应冷静
    血祭中华英魂
    知情人称江西副省长姚木根被查前一天还在改稿
    美前政要称部署运输机系协助日本防御钓鱼岛
    视频:江西地震救灾工作全面展开
    红色娘子军战士王运梅去世 102岁时加入共产党
    石原强烈不满钓鱼岛“岛主”最终卖中央政府
    组图:温家宝总理看望云南地震灾区群众
    视频:江西九江瑞昌间发生地震 已造成5人死亡
    空军首批女战斗机飞行员精彩亮相
    男子持刀抢劫被保安抓住围殴 被抢女子挺身阻止
    环球时报:围堵中国?这个玩笑开大了
    环保局正副局长 办公室内互殴
    苏文洋:韶山观毛泽东巨幅绒绣像有感
    男子强拽女子进屋性侵?嫌疑人投案称欲抢劫
    王三运当选甘肃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被提起公诉
    胡春华接替储波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