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最新:石原慎太郎欲扩大钓鱼岛“购岛”范围男子因偷拿哥哥300元打牌输光离家38年王帆:中国外交需建“发展联盟”甘肃致20人死矿难调查:夜间偷采超载致钢绳断裂西班牙专家撰文称日本“购岛”大错特错石家庄乘客两会期间乘高客进京需凭身份证买票视频:卢展工会见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及台商环球时报:一线城市舆论鞭挞县镇政府成趋势环球时报:中纪委调查宋林传递强烈信息福州原副市长被双规传其房产17套受贿3000万美国联邦政府会再度停摆么证监会:机关人才不存在密集下海情况甘肃中医特色医改之路:以低费用维护居民健康王钟的:别让“邻避运动”变成“邻避冲突”警察酒后枪杀米粉店女店主被刑拘石家庄人大常委会决定姜德果任代市长警方称首都机场爆炸者曾上访多年
欢迎访问yabovip31.net520!您可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

【双神】【R18】叙情诗(下/完)

来源:网友投稿 时间:2019-07-01 15:10:28 阅读: 次 字体:
【双神】【R18】叙情诗(下/完)

下/完

往上用手指一勾拿起了内衣,手掌逡巡在神乐的腰间,指腹触到的皮肤一阵阵打颤。

不知道是不是过度紧张,她微微抬起的腰身上肋骨痕迹明显,神威低下头舔了过去。

“神威……”

被舌头舐过的肌肤一阵凉意,但很快地烧了起来,她的手放在神威的头上,却不知道该不该用行动阻止。

“好不容易养肥一点……”嘴里念叨着,与情欲无关的话就是她瘦了,难道回地球后的短短几个月每天都吃不饱饭吗?

轻拽着妹妹的腰,视线一寸寸扫过,最后停在她起伏的胸口。

与其说瘦了不如说一直很忙,只有不停地工作才能清空大脑。

之前的两年里“特训”虽然很多,但伙食比起在地球好了太多,连银桑都吐槽过自己真凸凹有致的一天。

神乐把身体缩了缩,小声地说道:“我又不是你养的猪阿鲁……再说呃啊啊啊——”

乳蕾被口腔包裹的同时腿心处被手指抵住,没说完的话立刻变了调。

“等……等等……”

不应该是这样,不对,是这样……但是……

神威松开了嘴,抬头看着她,说话的吐气都喷在了嫩乳上,“……是兔子。”

“不过是很不听话的那种。”

心情不好就拿工作发泄,真出事了怎么办?

拨弄着赤裸的腿心,吐露的花液和之前的白浊混在一起被手指微微带入小口,画面淫靡得不像样子。

还没被开垦过的小穴提前沾染了自己的气味,神威的邪火一阵阵往上烧。

湿润的甬道被手指扩开,神乐仰起脖子咬住了嘴唇。

“没有……不……听话……”

尽管吐字已经有些勉强,她还是反驳着神威。

“那来看看吧……”手指压到她的最里转了一圈,果然又蹭出了不少淫液,滑落下来打湿了自己的手,“小兔子到底听话不听话呢~”

“……呃嗯……”夹紧的腿被手掌打开,脚跟无力地蹭着床单,内里的扩展让神乐失措,“轻一点……”

才一根手指就这样请求了?明明刚才还不顾廉耻地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

勾引人一套一套的,轮到实战就露出胆怯的一面了。

“把眼睛闭上。”

为了证明自己的确很听话,神乐闭上了眼,只是眼珠还在眼皮下紧张地乱转。

“放松点,我又不会真吃了你。”

“神威你不会后悔了想走吧?”

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神乐开始了乱想,抬起手想拉住神威的身体,可对方直接用行动回应了她——

神威双手扣住妹妹的大腿,把她拉得离自己更近,硬挺直接顶住了入口。

“身为雄性被发情期的伴侣挑衅,”他盯着泥泞的花穴,“连爬跨这种事都做出来了,还问我会不会走?”

“先想想自己的处境吧。”

说完这句话他扶住硬挺,用滚烫的前端来回磨弄着花唇。

“呜……神……神威……”闭着眼失去了视觉,全身的感官似乎都集中在了和他相贴的敏感之处,可不知为何小腹的隐痛又出现了,“疼……好酸的感觉阿鲁……”

相伴而来的是巨大的空虚感,她不自觉地轻扭着身躯,往男人身边靠。

手抚上她的小腹,神威低声发问:“神乐你知道为什么这里会疼吗?”

“因为你的身体已经忍不住想被哥哥进入了……”

两个人在套房里呆几个小时了,这么近的距离,毫无设防的情况下,身体早就到达了极限。

更何况某个笨蛋一直在表白心意,无疑是火上浇油。

“忍不住?”重复着这个词,神乐曲起了膝盖,“我这样,是不是很……”

……很淫荡?很不像女孩子该做的事?很不讨人喜欢?

然而神威已经完全沉浸其中——

“喜欢你这么糟糕的样子,”安抚性地压住她的膝,沉着腰往前一点点进入湿热的穴口,“神乐……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特别是她这幅完完全全只在自己面前展现的模样,太让人上瘾了。

“哥哥……”

眼泪顺着睫毛往下坠,说不清的官能杂糅成一堆,神乐像被钉在了原地,不敢动弹。

被撑开了,疼痛混杂着道不明的悸动甚至期待,一同鞭策着她的神经。

进入了一小半的硬物被死死咬住,虽说用蛮力撞开她的身体不是什么难事,但……

“不要害怕,”也许是刚才的话过于剖开自己的内心,神威改了口,“你也不想开始就输给我对吧?”

“过分……”神乐嗓音小了好几分,“连这种时候……都要分输赢吗?”

笨蛋妹妹一副被彻底欺负哭的样子,但还是按照约定听话不睁开眼睛,实在是……太可爱了。

原来在床上她这么能撒娇吗?

刚刚抑制住的占有欲在这一刻刹不住地涌出,神威压着妹妹的娇躯一口气顶到了子宫口。

“诶呀——!”

神乐嘴里发出了一声混杂痛和快感的娇吟,下一口呼吸就被剥夺而去。

停住了身下的动作,神威认真地吻起妹妹,舌面和舌面纠缠不分,这种甜蜜的感觉甚至让他觉得假如神乐痛到咬伤自己的舌头也完全没关系。

一吻结束,他又不甚满足地握着神乐的腿缓慢而坚定地往里顶去,失重的酸软让神乐睁开眼低泣着,“不要阿鲁……好难过……”

本来还想拿着“自己睁开眼一点都不听话”这件事做文章,但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神威最后只给她了一个笑容。

大喘了几口气,神乐学着习惯身体里有异物的感觉,她说一句完整的话都耗费心神:“哥哥笑什么?”

笑什么?

是啊,又有什么好笑的呢。

明明今天是抱着斩断这段孽缘的想法去找她的吧?

明明是想离她越远越好才对呐?

可是看着她的脸,闻着她的气味,深陷泥潭走了多远都能掉进去的,也是自己不是吗?

这一刻仿佛没有欲望作祟,神威把手垫在她的后脑,“那神乐为什么哭呢?”

“我想……和你笑的原因一样吧……”神乐一本正经地回答,语气却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终于可以不是一个人了……”

终于可以,不是一个人了?

这个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总觉得很奇怪啊。

她在地球有新的家人,有新的朋友,到哪里都那么受欢迎,完全不像夜兔,完全不像自己。

可她心里的小兔子却这么想的吗?

或者说,自己在她心里竟然有那么重要?

紧紧搂住她的身体,往外退了几分后又逞着一口气顶了进去,还没等神乐反应过来,就开始加快速度重复着抽插的动作。

“啊……哥哥……啊哈……”

抬起手咬着自己的手背,小腹的疼痛全都释为了羞人的渴求,刚起握拳的小手就被他捏住,连着手臂一起压到头上。

这个人怎么老这个德行,说几句话就变得那么纵欲,明明以前嘴上老说着对女人没兴趣,现在却一副吃不饱的样子。

“好像有人在心里说我的坏话,”神威笑眯眯地开口,拔出硬挺后的水渍顺着棍身滴落在被单上,“坏孩子要受惩罚……”

他把神乐翻了一个身,扣住妹妹的臀蛮横地再次进入她,这一次不带任何缓冲,一味地大力冲撞。

“混……混……蛋……!”

都忘了他是呆毛星人了,平常猜自己心思也是一猜一个准。

交脔像是永远不会停止一样,难以承受的力道都集中在子宫颈口,可相反的是情潮一波接着一波爆发。

绵密的抽插让神乐失了神,手指绷直,花穴更是一阵阵痉挛,爱液飞溅。

“我讨厌你……呜……”

话都说不清楚了还嘴硬,她到底知道自己在干嘛吗?

身体前倾抓住她一晃一晃的双乳,指尖缓慢地拨弄起乳尖,果然一下子她就只剩喘气的力气。

“讨厌我?”硬挺直直地敲入深处,神威完全不克制,给她的每一记都重得不行,“真过分呐,明明哥哥……”

看着白皙的娇躯因为自己毫无节制的进出而颤抖,他下腹烫得不行,“……这么努力地满足你。”

下一句话抖S本质完全暴露:“喂,屁股再抬高点。”

无力抵抗猛烈的进犯,神乐泪眼汪汪,一声一声地喘息,“你……就不能轻点么……”

身体被身后的人牢牢掌控着,碾开,交合,磨弄,快感逼得她接近抽搐。

“我要死掉了阿鲁……”

花穴口的嫩肉被粗暴的动作翻出又带入,下流不堪,尽管如此还是吸附着湿漉漉的肉棒。

要死掉的人是我好吧?从头到尾被你勾引到死。

“……哥哥……”

“我好奇怪……”

“……快不行了”

娇啼不断,神乐却完全没挣扎的意思,甚至扭动着腰配合着男人的进出。

“神威……”

喃喃出男人的名字,宫口瞬间大张,高潮的春水一卷而来,逼得神威没有再动,只是抽出硬挺抱住了她。

后入时候的表现实在是精虫上脑,她的膝盖和手肘都有些磨红了,腰板也像是僵了一般。

神乐湿红着眼睛真的像个被欺负了的小兔子,她拱到自己怀里贪恋一般地紧紧贴住,蜷缩成一团。

“哥哥……”

“嗯。”

神威看着趴在怀里的妹妹,小嘴喘出的热气扑在自己脖颈边,半眯着眼。

伸过手堵住眼角的泪水,泪珠顺着他的手指滑了下去。

泪水温温的,比记忆中的要凉了不少。

“神乐也经常骗我吧……”他眨了眨眼睛,并不准备让她接着休息,架起对方的双腿把欲望抵在了她的腿间,“上次我重伤住院你偷偷哭了多少次?”

那次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她哭肿的双眸,只是半开玩笑问起的时候她却说着“谁会因为你哭啊”这种话。

没有等神乐回话,神威自作主张地托住了她的双臀,抬腰把硬挺一点点插入了润滑的穴内。

“混……蛋……呜……”

刚说两个字尾音就扬了上去,她小脸又涨得通红,这个姿势让脆弱的私密没有任何办法抵抗,更何况抬眼就能看到兄长着了迷的眼神。

“你不会认为发情期那么快就能过去吧,”听着她慌乱的呻吟,神威低笑着,“刚才不是还在勾引我吗?”

和那时候一样,她的指尖都在颤抖,明明身下已经没有一丝缝隙,比任何时候都紧密相连,却还是羞于把压在心里的想法抛出来。

“……欺负人……”

刚刚才高潮的暖穴又被侵入,腹腔像是融化了一般,牢牢地吸附着硬物。

感觉两人相交的热气堆积在窄穴中,可在一次又一次地填满中完全没办法散出去。

刚才还以为一切结束的念头被撞散,神乐晃动着身体想逃开,可双腿被架起,逃离只会惹得男人逼迫她更迎向他。

也许之前是他有意地怜惜,现在的节奏完全让神乐吃不消。

“不欺负你欺负谁?”神威的话更像是自言自语,“……明明给过你逃走的机会了……”

说完他放开了手推了下神乐的肩膀,“坐起来。”

“诶?”身体的桎梏终于没有了,神乐抬起身却瞬间被握住了腰,“哥——!”

早有预感他想干什么,伴随着她的呼喊身体被径直地贯穿。

这种骑乘的姿势让神乐更加窘迫,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但快意却一阵高过一阵地袭来。

和刚才不一样,被他注视的羞意让她闭紧了嘴,话都不说一句,呻吟只从鼻腔里飘出来。

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好棒……

充血的腔体被大力满足的感觉,浑身上下被哥哥爱抚的感觉,他狠狠入侵自己的感觉……

渐渐地被迫抬高下放来迎合抽插的腰身似乎习惯了上下的失重感,神乐的身体彻底背叛了仅存的一点矜持。

她顺着硬物的进出小幅地扭动着腰,就这么一点小动作都让哥哥的肉棒捣到更里。

湿穴绷得更紧,仿佛要把硬挺绞死在里面,但花壁还是友好地浸出欢迎的汁液,像是永远不希望男人的动作结束一般。

神威看着妹妹无助地咬住下唇,身下却是淫荡地迎合着自己,突然很想听她的声音。

“神乐,”他抱住妹妹一个翻身把她压回床上,抬高她的腿一口气顶到子宫口,她短促的高吟并不能满足他的愿望,神威的嘴唇贴到妹妹的耳边,把已经有些沙哑的声线灌了进去——

“再说一遍喜欢我……”

“呃嗯……”腰身猛地一颤,神乐抬高脖颈努力吸着气,“哈……啊哈……”

她把脸埋低,被快速进出的酸软感逼得她咬住了神威的肩窝,可连合住下颚的力气似乎都没了。

唾液混着淡淡的齿印留在结实的肩上,神乐勾住男人的脖子,“喜……喜欢……”

身体里激狂的情欲窜得她更加渴求,双腿在兄长后腰交叉,越收越紧。

“呜……喜欢你……”

与其说是缠住他不如说是把自己完全送上去,那副样子已经完全沉迷其中。

被滚烫的娇躯贴紧——身下的人是把他拖进火狱的妖魅,也是勾起他无限幻欲的少女,她这么温顺的模样似乎默认着自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可转瞬这个念头被难得的柔情代替。

神威抚摸妹妹的下巴,手指轻轻地把她的正脸带了过来,看着她含情脉脉却充满隐忍的神情,他笑了——那是一个和煦又温柔的笑。

然后撬开她的唇瓣,在彼此急促的呼吸中完成了一个深情的吻。

“神乐……”神威喘了口气,爆裂的欲望冲得他头疼,“……忍着点”

大概是所有的理智在看到她湿润的双眸后彻底磨尽,他托着她的腰压下身动作越来越迅猛。

“……哥哥……好重……”

硬物一次次撑开花穴,被他癫狂的占有折磨得泪水不断,只能被压在身下牢牢吃死。

本来缠在神威身后的双腿因为加速的抽插支撑不住,神乐想放下腿却被他意识到——他抓住妹妹的脚踝把她的腿架到自己肩上。

这一下不仅血液倒流,重新翻上来的羞耻感让神乐失声:“神威——!”

“嗯……”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抽身而出,“做完之后跟我走吧?”

腰肢越来越酸痛,但突然的停滞明显不是神乐想要的,她讨好似的往下躺了躺,呢喃道:“好……”

再次紧密的结合,神乐只有迷迷糊糊叫“哥哥”的力气,在被吸住乳头的时候子宫内的抖动越来越止不住。

“啊啊啊……哥哥……”

大量的花液被捣出,她瘫软在床上到了高潮,紧缩的甬道终于逼得神威抵着深处射出一股股的精液。

两个人紧紧抱着直到气息平稳,哪怕已经脱力到口干舌燥,神乐还是惦记着刚才神威说的话,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是要跟哥哥走吗?是你自己说的对吧?”

可很快她补了一句:“我……我在万事屋也有很多事还没做完阿鲁,所以……”

这句话又像是给自己提前找好了台阶。

神威捏了捏她的耳垂,缓声回道:“三个月,我去地球接你。”

盯着兄长看了半天,判断的结果是他的确没有开玩笑,神乐终于舒了口气老老实实躺在他的臂弯里。

可这份甜蜜的休憩很快被男人打破,神乐终于明白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族人——

“神乐,”神威笑眯了眼,手又伸向了妹妹的腿心,“哥哥也有很多事……没做完呢……”

两个月后。

神威听着电话一阵疑惑,“住院检查?”

“医生说最好通知直系亲属,不知道是不是要抽血还是怎么样,”银桑揉了揉自己的天然卷,“啊,总之这位哥哥还是来一趟吧?”

神威和万事屋另外两位来到病室的时候神乐并不在,三个人都沉着脸。

“是30床女士的亲属吗?”

“是的,这边!”新八率先表了态,很快又吐了个槽,“怎么都叫女士了,我们家……”

后半句话被银桑的打头截断,而神威也看向了医生,淡淡地回道:“我是她的哥哥。”

“她本人的意见是不留这个孩子,因为还是未成年所以家属过来确认,”医生翻了下病历,推了推眼镜,“希望你们好好斟酌一下。”

刹那间三个男人都沉默了。

可能是见惯了这种场面,医生叹了口气,“……如果不要尽早打算,毕竟很伤身体。”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走出病室。

“孩子……!?”新八惊恐地抱住了头,“什……什么情况!神乐是被骗了吗!”

银桑在角落里面无表情,“啊……孩子啊?阿银我还没老婆,小神乐她……”说完他用头撞着墙,“是我没做好,是我没做好,平常不应该让她看言情剧的,被哪里的野男人留了种……”

神威站在原地顿了几秒,正准备出门找医生的时候神乐走了进来。

她一眼先看到了自家哥哥,疑惑道:“神威?你怎么在这里阿鲁?”

神威观察着她的神情,走上前把妹妹揽在怀里。

“不要害怕,这件事我们再好好商量。”

“诶?医生说做个手术就没问题了,我不是很害怕啦,”她眨了眨眼,觉察到了气氛不太对,“小银,新八,你们怎么了阿鲁……”

“没错,神乐你别害怕,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新八说完取下眼镜抹了抹眼泪,“绝对要杀了那个男人!”

“如果想生下来不用担心养不起,我会戒掉小钢珠的,”银桑瞬间杀意四起,“不过……孩子他爹到底是谁?”

神威竖起食指,果真笑得一脸爽朗:“我想……是我吧?”

无视了银桑和新八垮掉的表情,他侧过身对神乐郑重道:“不是一个月之后就和我走了吗?虽然之后可能会有些烦,但是多一个人我也不会介意。”

神乐脸一下通红,“你……你们在说什么啊……!”

神威首先反应了过来,他低头看着神乐的小腹:“医生不是说你怀孕了吗?”

“是之前有弹夹碎片卡腿上所以要动小手术啦!”和神威的秘密没有预期地暴露在朋友面前,她有点崩溃,“才没有怀孕!”

银桑这才发现这间病室是双人间,而神乐的病床号是29,“那为什么要叫直系亲属……”

“你送饭的时候打瞌睡了对吗!那是医生跟30号床说的话阿鲁!”

新八的眼神在兄妹两之间来来回回,呆滞一片。

而神威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看来那时候是安全期……”

“混蛋闭嘴呀!”

“神乐是不好意思了么……其实……”

“闭嘴!”

神威嘴角带着笑,在另外两人已经炸飞的注目中拉过妹妹吻了下去。

嗯,这回的确是闭嘴了。

-END-

    标签:神威,自己的,哥哥

    赞助推荐

    苏州称酷似秋裤建筑系私营不涉及公共利益
    罗兰出任国家统计局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
    菲侨民协会呼吁抵制中国产品称被中国蚕食
    环保人士示威抗议日本渔民滥杀海豚(图)
    美国学者称中情局曾支持达赖喇嘛秘密战争
    胡锦涛抵俄将出席APEC峰会
    藏族同胞喜气洋洋过国庆
    王聃:谷歌眼镜能拍下多少“在场的权利”
    科协官网4月10日刊发申维辰活动报道(图)
    王培廷当选山东威海市长
    葛兰素史克代表有全国医生名单 行贿系公开秘密
    美国另类餐馆:服务生配枪,子弹可以当小费
    视频:外国使节关注中国十一五规划
    美驻华大使骆家辉夜游厦门 晚上溜出喝花生汤
    薄熙来:王立军暗恋谷开来 不能自拔
    福建教师夫妇被抽调劝父母拆迁 离婚保丈夫工作
    红-12地空导弹首次公开亮相
    省医院发布公告5000元求捐精 须有大专文凭
    西安世园会大事记
    英国为调查戴妃死因花费超过600万英镑